淫乱小说网 > 穿越重生小说 > 天唐锦绣 > 第三百八十八章 及时止损

第三百八十八章 及时止损

推荐阅读:美女的贴身神医炮灰女遇狼记邪恶老公:调戏小妻子古代潜规则极品风流警察富家女被逼卖身还债:总裁欺上欢重生躲美录房术邪性恶少玩情:贪上暖妻爱一次爷,别猥琐了

空一座城,等三十万亡魂;点一盏灯,忌八十二载乾坤。

怀一颗心,求人世间安稳;敬一个国,念我千古华夏人!

勿忘国耻,砥砺前行,此生无悔入华夏,来生还在种花家!

*****

天幕茫茫,细雨纷纷。

一辆马车自长街的另一头驶来,驾辕的健马脚步轻快,鬃毛被雨水淋湿一溜一溜的垂下,碗口大的蹄子踩踏在青石板上“嘚嘚”作响,低洼处的积水溅起老高。

马车在雨幕之中抵达宗正寺大门口,便慢慢减速,停了下来。

驾车的车夫穿着蓑衣斗笠从车辕上跳下,先是撑起了一把雨伞,然后上前躬身拉开车门。

一个相貌俊朗的青年从马车上跳下,一脚踩在雨水里,溅起的水珠沾湿了衣襟鞋袜。

他轻轻推开打伞的仆人,快步走到宗正寺门前台阶之下,一撩衣袍,登上台阶来到紧闭的大门前,朗声说道:“长孙涣前来投案领罪!”

雨水潺潺,但是长街之上空无一人,声音依旧在雨幕之中传出去老远。

紧闭的大门缓缓推开,两个宗正寺的书吏打着雨伞走出来,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意境浑身淋透的长孙涣,惊奇不定的问道:“敢问可是长孙家的二郎?”

长孙涣抬手一揖,道:“正是!”

书吏又问道:“刚才长孙郎君说什么投案领罪……不知所谓何事?”

长孙涣一愣,道:“昨夜罔顾国法、以下犯上,自知罪无可恕……因为涉及宗室子弟,故而京兆府马府尹让在下今日前来宗正寺投案,此案将会由宗正寺接管……尔等难道未曾接到案宗状卷?”

两个书吏面面相觑,半晌才说道:“好教长孙郎君知晓,宗正卿今日并未上值,整个宗正寺亦因为房舍漏雨严重,故而临时休沐,所有主簿以上官阶的官员尽皆未曾上值,所以任何案件也无法受理。”

长孙涣愣住。

前来宗正寺投案乃是父亲的意思,只要进了宗正寺,便等于长孙家将昨日殴打宗室子弟的罪名扛了起来,这是一种为了保全其余关陇世家而做出的“大公无私”的奉献。

反正皇帝不可能这个时候将这件事摆上台面,那么长孙涣只能被关在宗正寺的大牢里,保住长孙涣的目的便达成了。

可现在宗正寺拒绝羁押他……那可怎么办?

借口用不上,那么事实便是其余关陇子弟尽皆连夜出城结果被屠戮殆尽,唯有他长孙涣一人藏匿于城中背弃了共同进退的联盟宗旨,长孙家势必会被那些家中子弟死掉的人家视若寇雠……

这是**裸的背叛啊!

长孙涣方寸大乱,你们不抓我怎么行呢?

连忙道:“如若不然……尔等先将在下缉拿归案,等到宗正卿上值之后再行审讯、定案?”

一个书吏失笑道:“长孙郎君莫不是在说笑?居然自己送上门来求着羁押入大牢,天底下岂会有这样的道理。再者说了,宗正寺尚未受到任何案宗状卷,那便是无权过问这个案子的,连案子都没有,又何谈审讯、定案?”

长孙涣一脸迷茫,不知如何是好。

另一个书吏见到长孙涣的神情,心下奇怪,却也忌惮他长孙无忌之子的身份,温言道:“此事着实找不到宗正寺的头上,昨天之事本官也有耳闻,按理说那等闹事斗殴的案子应当由京兆府审理,此非皇族内部事务,且宗正寺亦未受到京兆府移交的案宗,断然是不会受理的。”

心下却是在啧啧称奇:素来只有见到苦主上门要求立案缉凶的,你们打了十几个宗室子弟,连太子殿下的世子都被你们打了,结果人家宗室子弟那边未跟你们算账呢,反倒是你们这些行凶者巴巴的跑上门来主动请求投案?

关陇子弟素来在朝中横行无忌,也不曾将宗室子弟放在眼里,此事着实太过奇怪。

他忍不住抬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天色,日头直至此刻尚未出现,莫不是要打西边升起?淫乱小说网♂♂wwW.YINlUaNXiaoSHUO.coM

长孙涣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,意识到事情好像不妙。

宗正寺那是什么地方?掌管皇族事务,守护皇族陵庙,管理皇族、宗族、外戚的谱牒,因为大唐道门乃是国教,所以眼下的宗正寺还管理天下所有道士、僧侣。这样的一个权势显赫的衙门,代表着皇族的颜面,居然会因为“漏雨太甚”而导致无法办公,致使宗正卿、各级官员纷纷休沐在家?

一想到自己无法进入宗正寺投案的后果,心里便打了个突,难不成这是谁设置好的阴谋……

想到这里,他不敢耽搁下去,既然宗正寺不肯羁押自己,那自己就必须再去京兆府,无论如何也要求着马周将自己押入大牢。

他点点头,保持着世家子弟的风度,施礼道:“既然如此,那在下也为难二位,先行告辞。”

两个书吏急忙还礼:“长孙郎君慢走!”

长孙涣转身走下台阶,疾步向着尚未离开的马车走去,未到马车之前,便忽然见到一辆马车从街头驶来,转眼到了面前,马车上车帘撩开,独孤洪的脸自车厢内露出,瞅着已经被雨水淋透的长孙涣冷冷瞥了一眼,皮笑肉不笑道:“长孙郎君何以这般狼狈?哦,是了,想必作业连夜出城急行百余里,大抵是又连夜折返回了长安,故而这般疲累……呵呵,当真是委屈了长孙郎君!”

马车根本未停,就这么在长孙涣面前驶过,马蹄和车轮溅起的雨水尽数泼在长孙涣身上。

长孙涣恍若未觉,他在雨中站了一会儿,再次抬脚向马车走去。

无论如何,自己必须赶去京兆府投案,今日自己若是不能进入大牢,后果实在是难以预料……

孰料他走了几步,不得不再一次停下。

有一辆马车自街头驶来,到了近前掀开车帘,里头的人看了长孙涣一眼,只是点点头,道:“甚好!甚好!”

然后车帘放下,马车扬长而去。

长孙涣浑身冰凉,马车之内乃是关陇贵族元老令狐德棻的儿子,官拜太子右司议郎的令狐修己……

长孙涣已经觉察到了不妙,宗正寺不肯羁押自己肯定是阴谋,是有人事先便设计好的计策,否则就算自己昨夜未曾出城,可是这才卯时未过,怎地便有这么多人前来宗正寺门前?

关陇贵族们显然已经算准了自己非但未出城,甚至会前来宗正寺投案……

很明显,长孙家坠入了一个歹毒的阴谋之中,此刻最该做的事情不是让宗正寺或者京兆府羁押自己,将自己主动投案、替关陇子弟承担罪责的举动定性,而是必须先见到父亲。

若是没有充足的准备与谋划,父亲很有可能茫然无措,顾此失彼,最终落入贼人的彀中!

三步并作两步,长孙涣跑到马车前飞身跃上车辕钻入车厢,疾声道:“立即回府!”

“喏!”

车夫连忙应了一声,跨上车辕,手里的鞭子高高扬起,在雨水之中甩了一个鞭花,“啪”的一声吹响,驾车的健马便驶了出去。

只是刚刚驶出没到一丈远,迎面又来了一辆马车,车辕上站着一个长孙家的管事,大叫道:“停车!停车!”

长孙涣乘坐的马车缓缓停下。

此刻宗正寺门口的两名官吏正在关门,瞧见这一幕不由得对视一眼,啧啧称奇。

这条街本来就比较偏僻,再加上今日下雨,又非是朝会之日,放在平素怕是连一只过街的老鼠都看不见,今日倒是稀罕了,这左一辆车右一辆车,每一辆都是奢华气派,到底是闹得哪门子邪?

长孙涣挑开车帘,看着前面堵住路的那辆车,显然是家中的马车,正狐疑之间,便听得对面车辕上的管事大喊:“二郎,家主在车上,还不速速下车相见?”

长孙涣吃了一惊,不及多想,赶紧从车上跳下去,站在马车旁施礼道:“儿子见过父亲!这么大的雨,父亲还是要多多保重身体才是,有什么事待儿子回家之后再行交待也不迟……”

话音未落,便听得对面车厢之中一声暴喝,紧接着车厢门被踹开,车帘撩起,长孙无忌一张脸狰狞扭曲,气急败坏的大叫道:“孽子!吾长孙家满门忠义,世代承蒙关陇各家厚爱,忝为骥首,身负领袖关陇之责,从不曾做下不忠不仁不信不义之事,如今却尽皆断送在你这个贪生怕死的孽畜手中!老夫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,以告慰列祖列宗在天之灵!哇呀呀,气煞我也!”

长孙无忌一通痛骂犹如疾风骤雨,将长孙涣骂得莫名其妙,然后一口唾沫狠狠的吐在地上,两眼一翻,仰天跌倒在车厢里。

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://m.yinluanxiaoshuo.com/book/29056/4405844310.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